明天,9月3日,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9周年紀念日。明天上午,首都各界將舉行隆重紀念活動,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席。
  今天,我們向讀者奉獻出8個版,來表達我們的紀念。
  當年勝利的歡呼仿佛仍在耳邊,但此刻我們需要的已不僅是歡呼,我們需要銘記歷史,我們還需要警醒現在。我們要捍衛和平,因為對和平的威脅仍然存在。
  昨日,民政部公佈了第一批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單,300英烈中,有12名四川人。讓我們大聲地念出這些名字,讓我們用純正的川音召喚,魂兮歸來。
  12名英雄中,成都人、國民革命軍陸軍第41軍122師參謀長趙渭濱榜上有名。建川博物館收藏了趙渭濱寫給兒子的絕筆家書,在此我們也將全文原封不動奉獻給讀者。
  其實,趙渭濱這封信也是寫給我們每一個人的,他自謂生活在一個“過渡的時代”,他希望後人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。而我們紀念過去的勝利,最終也是為了一個美好的未來。
  為這個國家、這個民族,也為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。
  趙渭濱
  (1894-1938)
  國民革命軍陸軍第41軍122師參謀長
  1938年3月17日,趙渭濱與122師師長王銘章將軍一起浴血滕縣,壯烈犧牲於縣城西門,為台兒莊大捷的勝利奠定了基礎。1985年,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認趙渭濱為烈士。
  不過川軍的槍等於零,重輕機槍均土造,不能連發,沒奈何只有以血肉去與敵人機械化的部隊機炮火碰。
  所幸娘子關南翼,是紅軍的劉伯承師。我已同他們接洽,約有連絡。紅軍之善戰,紅軍之努力,真使東北軍晉綏軍陝軍愧死!
  鐵松:
  出門因在行進中,未得家中一信,甚念!你學校的通知到了麽?何時入校?望你告訴我!
  到陝即催促前進,西安行營說到太原就可補充,到潼關等部隊過河及孫軍長來陝,又被催得要死,到了此地,乃仍一無所有。閻的新炮新槍均運到後方去。晉軍則望風而逃,十五萬人現只兩三萬,餘均把槍帶回家了。這種殘餘軍閥的可惡,真正是太無人心,枉然了。
  我們奉命增加娘子關方面,受孫連仲指揮。娘子關一帶是山地,倒還可守。不過川軍的槍等於零,重輕機槍均土造,不能連發,沒奈何只有以血肉去與敵人機械化的部隊機炮火碰。結果之如何,不問可知了。
  平漢線方面已退到彰德,整個的河北已入敵手,從石家莊到彰德沿途都有道路可以進入晉南,以威脅太原。太原有失,娘子關更極暴露。最後的退路尚不知在何所?前途茫茫,也不顧再焦了。
  所幸娘子關南翼,是紅軍的劉伯承師。我已同他們接洽,約有連絡。紅軍之善戰,紅軍之努力,真使東北軍晉綏軍陝軍愧死!老百姓有三句話說,紅軍又會打仗又不擾民,中央軍會打仗但是擾民,晉陝軍又不打仗又擾民。就可見一斑了。
  因為劉汝明萬福麟李服膺這些家伙,使敵人把中國軍隊看得一個錢不值。它很少部隊硬和我們乾,不希奇,它連後方都不安,還是一往前進,向著一點攻擊。它認為中國軍隊只要突破一點,全線都會潰退。所以在忻口的敵人,它的連絡雖被紅軍截斷,它仍然向我□不斷的猛烈攻擊。可恨這些軍隊都是私人的工具,都無協同作戰的精神,所以才使敵人驕傲自信到這樣子。
  紅軍改編後,中央原意把他分作三處使用。經他們再四要求,乃發表第八路,在山西境內作戰。但仍然一師在晉西北,一師在晉東北,一師在晉東南,各發揚他的巧妙的勇敢的游擊戰術。
  我在西安會李一氓不遇,蒙林祖涵先生接見我,並與我寫信介紹周恩來彭雪楓。今天往會周,到五台總部去了,只會見彭。他說,前線紅軍除了得點中央的子彈外,一無補充。他們全靠俘虜敵人的糧食作糧食,他們把山西民眾發動起來,同他們一致。所以他們敢於深入到雁門以北去。
  從侯喜起———紅軍上車地點———沿途都聽著紅軍德政。不只是人民,中央軍也說他好,也稱贊他不已。到了太原,人民團體竟公請周恩來同丁玲講演游擊戰術。他們到一處,也即集合民眾演抗日的愛國戲劇。這些自然都是這些軍隊所望塵莫及。自然只有讓他出風頭了。
  我為甚麼同你寫這麼詳細?就是要使你知道現在已是萬惡軍閥總崩潰之一日。民國二十六年的總結算,恐怕快要到了!同時紅軍在民族抗戰當中的一切一切,也就是共產黨在中國民眾心理上所建立的很大基礎!未來的成功,未來的抗戰,恐怕還是要靠共產黨吧!
  你現在一切也不必問,埋著頭只去讀你的書!只要能學成一個健全工人,健全的技術家。我也就無恨了。況且你學的技術,正是未來抗戰必須的工具呢!
  我的安危,我自己曉得。這麼多人都犧牲得,我又怕甚麼?可惜的我的體力不頂強,不能參加紅軍去作戰。否則倒是一個很好的機會!
  我所謂機會,並不是機會主義者,我自信對於共產黨,至少是同情的!就是列寧說的同路人,我自信也是同路人的一個!從前這類的話不能說,現在短期內總可以大膽說點。老實說,我希望你技能的標準,不是希望你作一個普通工程師了事,還希望準備在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中能夠當一個優良的技師!能夠在社會主義國家中服務!能夠在復興民族恢復失地的工作上作最大的努力,最大的貢獻!
  封建勢力和軍閥的總崩潰,自然是最近將來即可看見的事!可恨的這種殘餘和新興的勢力,不鏟除於民眾手裡,而鏟除於敵人。坐使我們幾千萬無辜民眾,也隨它們而斷送。這種痛心,真不能往下說了。
  漢姦之多,出乎意外。自然是政治不良民生凋敝的必然結果。細想起來,也無足怪。但是聽彭先生說,晉北民眾的發動,還比其他省份快,還比其他省分靠得住點。這就難說了。
  我說這些話,不必使祖母知道!你也不必同人說!自己有一目標有一志願,且把目的地達到再說。反正你們的造就比我好,你們的前途自然也比我好,你們的幸運自然更比我好了。
  我不幸生在過渡時代,自己又無毅力打破環境,始終受環境的支配以至今日。我也無怨。不過要使你們弟兄曉得,就不負我的苦心了。
  原說今夜上車,因車不夠,延到明日。一個人無事,提筆隨便同你談談。並沒有其他意思,不要誤會。
  來信仍交太原正太街安仁里32號蘇宅一二二師留守處轉!
  代我問祖母及劉外婆安好!
  賓 十,二四,夜
  於太原  (原標題:川軍抗日英烈與兒絕筆書)
創作者介紹

素食餐廳

mp45mpps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